您目前位置:社大首頁........更多社大發展文章按此

........更多社大發展文章按此

終身教育入憲行不行

終身教育入憲行不行

                  文/蔡素貞/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副理事長、臺北

                     市社區大學永續發展聯合會理事長/2015.05

    在臺灣施行快70年的中華民國憲法,相較於《美國憲法》的演進史,這部《憲法》看似年輕,但骨裡卻是老態龍鍾,完全拖不動臺灣當下的困境與僵局!臺灣現行的憲政體制,已經證明為失敗的實驗,「We the People」能再對這部《憲法》保持緘默嗎?當下朝野都提出憲改議題,修憲在民間也存在著動能,這是團結人民意志改革的好時機,我們希望這次是玩真的,不要再把修憲當選舉假議題,選完又冰回冷凍庫裡。但最重要的是此次憲政改革過程中,人民要能積極參與,由民間收集憲改清單,共同凝聚出公民社會的集體意志,從而要求政黨必須尊重多數國民的選擇,讓這部憲法確實成為臺灣人民所認同的憲法。

    此次有關修憲議題,如降低投票年齡與降低修憲及公投門檻;總統制、內閣制或雙首長制的爭議;五權或三權政治體制都成為當下修憲議題。但除此外,人權及進步的價值如何充分反映在憲法條文中?也非常重要。對此,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有感於臺灣現有教育體制,已無法回應臺灣社會的需求與發展,希望能參考韓國將終身學習入憲,藉以來提升終身學習的法源位階。臺灣社會正面臨高齡社會的嚴峻挑戰,高齡化意謂著體制學習,不足以應付人一生所需,更何況面對生命週期急遽變遷的社會,加上資訊科技的推陳出新,現有教育運作體系,撐十年已很勉強,因此,我們需要更全面的終身學習體系,新的教育體制,來回應當代的嚴峻挑戰。此外近代人權與民主化的建立與實踐‧更需要透過終身教育的普及與落實來支撐民主法治及公平正義。

    1980年韓國在全斗煥時代《第五共和憲法》第29條除規定國民均有受教育的權利,第5項更明定「國家必須要促進終身教育」,明定國家推動終身教育的責任與義務。第6項規定「法律應制定學校教育與終身教育的相關教育與營運制度、教育財政與教職人員等基本事項」,定出國家推動終身學習工作的基本法治責任。隨著憲法對終身教育的明示,1982年隨即通過《社會教育法》,1983年通過《社會教育法施行令》,建立終身學習法治基礎。2000年為因應國際終身學習趨勢,將《社會教育法》改為《終身教育法》,並規定每五年規劃「終身教育振興基本計畫」做為推動準則。2013年朴槿惠上任,便以「100歲時代建構國家終身學習體制」為號召,以實現「工作-學習-能力」;提高終身學習接近性,建構on-off線上終身學習綜合支持體制;創造經濟活絡強化地方社會學習能量三者,來開創終身學習新的願景與目標。

   2010.05.03韓國負責推動終身教育之前副總理金信一,應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之邀請,參與第12屆社區大學全國研討會,總統馬英九於總統府接見,並聽取韓國終身教育推展經驗。↑

    韓國終身教育在上位憲法法源的保障下,具全面性關照思維,從組織到政策到資源運用,都較前瞻與宏觀,相較臺灣去年甫修法完成的終身學習法修法幅度與格局,實值得臺灣借鏡。南韓之所以能夠在短短幾十年時間內實現從一個落後農業國到先進工業國的飛躍,大力發展普通教育和終身教育,不無關係。

    韓國將終身教育入憲,但我們看臺灣《憲法》除第二十一條規定:「人民有受國民教育的權利與義務。」,第一百五十九條也規定:「國民受教育之機會,一律平等。」,憲法是以保障求學權為目的,以積極發展國民智能。但其精神還是限縮在基本教育,無法涵納終身學習之精神。我們認為教育應涵蓋一個人的整個生命期,學習應該是所有人的權利,終身教育應為全民的基本權利,年齡限制和對象之界限應該被打破,透過終身學習才能建立更具民主、融合、生產力、健康與永續的社會,促進社會發展,實現民主政治的理想。

    除韓國我們再來看看其他區域及國家的終身學習制度。2006年歐盟提出「2007-2013年終身學習計畫」,總預算為69億7千萬歐元,藉由終身 學習促發歐盟成為先進之知識社會。2013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於「成人學習與教育報告書」中強調建立國家資歷架構機制,對正規及終身學習所獲 的知識及能力,加以確認與鑑定,以為終身學習奠定厚實基礎。UNESCO 思考2015年後的教育應以「正義、品質及為所有人的終身教育」為目標,強調公平正義的學習內涵。

    除歐盟與聯合國,我們再看看英國,英國政府不僅建構「經驗知識認證制度」,發展「個人終身學習帳戶」,同時針對24歲以上成人學習規劃學習貸款和學習獎助學金,以此來推展終身學習,值得我國借鏡效法。當提到教育理念大家就會想到芬蘭,其對學習主體的重視與學習能力的培養,都深深影響到其對終身教育的推展,芬蘭教育抱持一個也不能少之平等精神,對進入職場或欲轉業或面臨失業的民眾,即透過終身教育來兼顧個人與強化競爭力。北歐的挪威是最早立法興辦成人教育的國家,1976年即通過《成人教育法》,其初始目的即在建立平等、民主的社會,以全民教育做為社會福利與平等價值的實踐。從上述我們可看出終身教育在各國之推動已超越教育之框架,及於民主人權、平等進步的價值,這也是憲法精神。

    二十一世紀社會變遷快速,臺灣政府當局應以主動積極、前瞻創新的態度來推動終身教育。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建 議:1. 應完善終身教育制度,設立終身學習專責機構統籌終身教育政策,建構完整推動架構;2. 應建立完善的學習認證辦法,以鼓勵民眾持續不斷參與學習活動;3. 為保障終身學習之推廣,應明確修法規定終身教育經費在各級政府整體教育經費中占有適當比例;4. 建議檢討修訂我國目前相關教育計畫,建構以終身學習為核心目標的發展方向;5. 建議提高終身學習之法源與位階,將終身學習納入憲法中,將終身學習位階與層級提高到政務委員,可能的話應到副總統!

 

 

「社大學位2016備忘錄」

「社大學位2016備忘錄」

                    文/黃武雄/前台大數學系教授、永和社區大學創校主任

 

   關於社大爭取學位的事,已延宕多年。

 

  自倡議迄今,我寫過至少十幾萬字論述「為什麼要爭取學位?」「為什麼要有雙軌制?」

 

  但一直沒有人,針對我所提出的論點好好做過回應。反對的理由多半是空泛的疑慮。

 

  社大有兩個主軸:

 「知識解放」與「公民社會」。

 

  十多年來社大在催化公民社會的成就,大家有目共睹。

 

  但沒有「知識解放」做為支撐,

 要提升台灣整體的文化,是有局限的。回過來也會限制公民社會的發展,因為公共參與之外,要有深化的知識,這樣孕育出來「公共性」,才能堅實的紮根於文化之中。善是不牢靠的,還要有真與美作為基礎。

 

  所謂知識解放,就是要回歸知識的「根本性」,在知識的基礎上尋求詮釋與意義,深入知識世界,抽取知性,並批判帶有偏見的既有知識。

 

  沒有知識解放作為支撐,人對世界的認識是零碎的、片斷的、甚至是浮面的,因為知識就是人類在不同時空之下經驗與反思的結晶。

 

  對於知識解放,這十多年來無法深耕,便是因為:

1、            社大無法頒授學位,

2、            社大内部有些成員,對知識解放認識不足,甚至有反智的傾向。

 

  成立社大,是為了協助台灣社會打開視野,深耕文化。但十多年來社大的經營者自身,有無打開視野?並不斷打開局面、鍛練自己在知識上的思考?

 

  還是終年為工作而工作,在知識的進程上陷於停滯的狀態?

 

  社大會不會平庸化?

 

  從創設之初,我擔心的就是這件事。

 

  第一代的經營者已經一個個淡出,把棒子交給第二代。我希望諸位會譲路越走越多元,越寬越遠;而非反其道,越走越窄。

 

  社大已是社會公器,看問題要從公共化的角度去看,不能太自以為是,用經營者有限的經驗,去框住社大的不同可能。

 

  雙軌制就是雙軌制,要譲雙軌並行發展,相輔相成。不用擔心雙軌會變成單軌。

 

  對待公共事務,看問題要正面。負面思考從來不是我們該有的選項。

 

  一旦有學位,如何不讓社大失去自主權?一開始我們就可以向教育部明白提出什麼該管,什麼不該管,並據理力爭。當然我們相應的論述也要有説服力。早期我寫過這類論述,只是有些已不符今日實際。

 

 記得社大倡議之初,我便指望有一天會出現像New School 一樣的社大,成為亞洲左派知識的重鎮?

 

  無法頒授學位,與資源不足,是當年的阻礙。

 

  但到後來,尤其到今天,阻礙卻在社大内部部份成員的眼界與心中。

 

  社大是「社會學習」的部門,不是單純的、目標導向的社運。多元是核心價值。我們要時時警惕自己,不要因我們自己的限制,而限制學員的多元發展。

 

  我們要時時刻刻告訴自已,學員的才能知識,超越我們自己,正是社大樂見的目標。

 

  我越老,講話越直白,祈諒解。

 

  無論如何,我要深深感謝大家近二十年來堅持不懈的努力,台灣社會因為諸位的努力而有顯著的進步。

 

  最後幾句話。社大已經交在諸位的手裡,應由諸位與學員共同討論,去決定未來。我寫這備忘錄,只為提醒大家不忘初衷,並重申知識解放的意義。

 

  現實社大內部的條件、台灣社會目前對學位的需求、還有帶領者的學術背景與對知識的熱情,都是大家必須考慮的事。

 

  但至少我知道一件事,外在的政治環境現在是最有利的時機。如果1997年創立社大之初,台灣有這樣的外在環境,今天社大的面貌,或許會因雙軌制,而增添另一番蓬勃的氣象。

 

這大概是宿命吧。

 

  /黃武雄 2016/06/05

「社大學位2016備忘錄」

                    /黃武雄/前台大數學系教授、永和社區大學創校主任

 

   關於社大爭取學位的事,已延宕多年。

 

  自倡議迄今,我寫過至少十幾萬字論述「為什麼要爭取學位?」「為什麼要有雙軌制?」

 

  但一直沒有人,針對我所提出的論點好好做過回應。反對的理由多半是空泛的疑慮。

 

  社大有兩個主軸:

 「知識解放」與「公民社會」。

 

  十多年來社大在催化公民社會的成就,大家有目共睹。

 

  但沒有「知識解放」做為支撐,

 要提升台灣整體的文化,是有局限的。回過來也會限制公民社會的發展,因為公共參與之外,要有深化的知識,這樣孕育出來「公共性」,才能堅實的紮根於文化之中。善是不牢靠的,還要有真與美作為基礎。

 

  所謂知識解放,就是要回歸知識的「根本性」,在知識的基礎上尋求詮釋與意義,深入知識世界,抽取知性,並批判帶有偏見的既有知識。

 

  沒有知識解放作為支撐,人對世界的認識是零碎的、片斷的、甚至是浮面的,因為知識就是人類在不同時空之下經驗與反思的結晶。

 

  對於知識解放,這十多年來無法深耕,便是因為:

1、            社大無法頒授學位,

2、            社大内部有些成員,對知識解放認識不足,甚至有反智的傾向。

 

  成立社大,是為了協助台灣社會打開視野,深耕文化。但十多年來社大的經營者自身,有無打開視野?並不斷打開局面、鍛練自己在知識上的思考?

 

  還是終年為工作而工作,在知識的進程上陷於停滯的狀態?

 

  社大會不會平庸化?

 

  從創設之初,我擔心的就是這件事。

 

  第一代的經營者已經一個個淡出,把棒子交給第二代。我希望諸位會譲路越走越多元,越寬越遠;而非反其道,越走越窄。

 

  社大已是社會公器,看問題要從公共化的角度去看,不能太自以為是,用經營者有限的經驗,去框住社大的不同可能。

 

  雙軌制就是雙軌制,要譲雙軌並行發展,相輔相成。不用擔心雙軌會變成單軌。

 

  對待公共事務,看問題要正面。負面思考從來不是我們該有的選項。

 

  一旦有學位,如何不讓社大失去自主權?一開始我們就可以向教育部明白提出什麼該管,什麼不該管,並據理力爭。當然我們相應的論述也要有説服力。早期我寫過這類論述,只是有些已不符今日實際。

 

 記得社大倡議之初,我便指望有一天會出現像New School 一樣的社大,成為亞洲左派知識的重鎮?

 

  無法頒授學位,與資源不足,是當年的阻礙。

 

  但到後來,尤其到今天,阻礙卻在社大内部部份成員的眼界與心中。

 

  社大是「社會學習」的部門,不是單純的、目標導向的社運。多元是核心價值。我們要時時警惕自己,不要因我們自己的限制,而限制學員的多元發展。

 

  我們要時時刻刻告訴自已,學員的才能知識,超越我們自己,正是社大樂見的目標。

 

  我越老,講話越直白,祈諒解。

 

  無論如何,我要深深感謝大家近二十年來堅持不懈的努力,台灣社會因為諸位的努力而有顯著的進步。

 

  最後幾句話。社大已經交在諸位的手裡,應由諸位與學員共同討論,去決定未來。我寫這備忘錄,只為提醒大家不忘初衷,並重申知識解放的意義。

 

  現實社大內部的條件、台灣社會目前對學位的需求、還有帶領者的學術背景與對知識的熱情,都是大家必須考慮的事。

 

  但至少我知道一件事,外在的政治環境現在是最有利的時機。如果1997年創立社大之初,台灣有這樣的外在環境,今天社大的面貌,或許會因雙軌制,而增添另一番蓬勃的氣象。

 

這大概是宿命吧。

 

  /黃武雄 2016/06/05

名家觀點-社區大學挹注長照

名家觀點-社區大學挹注長照

                           2016年05月27日 04:10 中國時報

                           文/張德永/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社會教育系所主任

從1998年9月台北市文山區成立了第一所社區大學以來,社區大學在社區文化的反思與深耕、人文主義的探詢與實踐、環境生態的批判與行動、公私夥伴的溝通與合作等,可說是成果斐然。

今年社區大學邁入18歲,算是成人了。正值新政府將長期照護列為施政重點,相關單位若能善用社區大學的資源,可望為長照注入人力資源,並減低相關經費支出。因此筆者提出幾點發展社區大學的意見作為施政參考。

首先,社區大學在整體的課程規畫方面如何引領社會價值,透過共學機制開創成人學習的潛能,以提升學習者的滿意度和生活品質,並建立學習評量的客觀指標,乃是當務之急。

其次,在終身學習多元化與市場化的競爭環境下,社區學習不是大拜拜式的社區節慶成果,因此,社區參與的蹲點實驗與知行合一精神如何鞏固,社區營造的穩定成長與永續發展如何維持,是不能忽略的課題。

第三、社區大學歷年來的發展卻以「非營利組織」的經營型態,在地方政府的公辦民營機制之下,成為「寄生式」的終身學習機構,大部分社大都在正規中小學或大專院校的體制之下借用校舍空間,此種學習類似台灣夜市和地攤的生存樣態,再怎麼樣也難將終身學習「正規化」。

第四、社區大學若要爭取獨立設置的法源,似乎不應該「矇著頭去做」,而是要在國家高等教育轉型發展與產業人力需求的大環境變遷中,尋找社區大學可以容納、轉化與承接之可能性的契機,以吸納社會崩解的壓力,參與社會轉型的引領角色,進一步參與台灣高等教育的轉型,並引領終身學習制度的昇華。

最後,在高齡化社會中,高齡者的生理心理健康以及活躍老化的生活品質乃是核心重點,需要相關終身學習的資源,包括社區大學、樂齡學習中心等的挹注。具有健康、運動和參與社區學習特質的高齡者,將會為長期照護注入人力資源,並減低政府的相關經費支出。社區大學在面對這些議題的時候,應有更長遠的規化和引領,而不只是被動的接受某些小型專案的「補助」而已。

已經成人的社區大學,應該從法制化、專業化等多角度進行系統性思考,並從終身學習整體資源的角度來探討社大的角色與定位,為社會做出更多的貢獻。

第 12 頁,共 13 頁

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