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位置:社大首頁........更多社大發展文章按此

........更多社大發展文章按此

「社大學位2016備忘錄」

「社大學位2016備忘錄」

                    文/黃武雄/前台大數學系教授、永和社區大學創校主任

 

   關於社大爭取學位的事,已延宕多年。

 

  自倡議迄今,我寫過至少十幾萬字論述「為什麼要爭取學位?」「為什麼要有雙軌制?」

 

  但一直沒有人,針對我所提出的論點好好做過回應。反對的理由多半是空泛的疑慮。

 

  社大有兩個主軸:

 「知識解放」與「公民社會」。

 

  十多年來社大在催化公民社會的成就,大家有目共睹。

 

  但沒有「知識解放」做為支撐,

 要提升台灣整體的文化,是有局限的。回過來也會限制公民社會的發展,因為公共參與之外,要有深化的知識,這樣孕育出來「公共性」,才能堅實的紮根於文化之中。善是不牢靠的,還要有真與美作為基礎。

 

  所謂知識解放,就是要回歸知識的「根本性」,在知識的基礎上尋求詮釋與意義,深入知識世界,抽取知性,並批判帶有偏見的既有知識。

 

  沒有知識解放作為支撐,人對世界的認識是零碎的、片斷的、甚至是浮面的,因為知識就是人類在不同時空之下經驗與反思的結晶。

 

  對於知識解放,這十多年來無法深耕,便是因為:

1、            社大無法頒授學位,

2、            社大内部有些成員,對知識解放認識不足,甚至有反智的傾向。

 

  成立社大,是為了協助台灣社會打開視野,深耕文化。但十多年來社大的經營者自身,有無打開視野?並不斷打開局面、鍛練自己在知識上的思考?

 

  還是終年為工作而工作,在知識的進程上陷於停滯的狀態?

 

  社大會不會平庸化?

 

  從創設之初,我擔心的就是這件事。

 

  第一代的經營者已經一個個淡出,把棒子交給第二代。我希望諸位會譲路越走越多元,越寬越遠;而非反其道,越走越窄。

 

  社大已是社會公器,看問題要從公共化的角度去看,不能太自以為是,用經營者有限的經驗,去框住社大的不同可能。

 

  雙軌制就是雙軌制,要譲雙軌並行發展,相輔相成。不用擔心雙軌會變成單軌。

 

  對待公共事務,看問題要正面。負面思考從來不是我們該有的選項。

 

  一旦有學位,如何不讓社大失去自主權?一開始我們就可以向教育部明白提出什麼該管,什麼不該管,並據理力爭。當然我們相應的論述也要有説服力。早期我寫過這類論述,只是有些已不符今日實際。

 

 記得社大倡議之初,我便指望有一天會出現像New School 一樣的社大,成為亞洲左派知識的重鎮?

 

  無法頒授學位,與資源不足,是當年的阻礙。

 

  但到後來,尤其到今天,阻礙卻在社大内部部份成員的眼界與心中。

 

  社大是「社會學習」的部門,不是單純的、目標導向的社運。多元是核心價值。我們要時時警惕自己,不要因我們自己的限制,而限制學員的多元發展。

 

  我們要時時刻刻告訴自已,學員的才能知識,超越我們自己,正是社大樂見的目標。

 

  我越老,講話越直白,祈諒解。

 

  無論如何,我要深深感謝大家近二十年來堅持不懈的努力,台灣社會因為諸位的努力而有顯著的進步。

 

  最後幾句話。社大已經交在諸位的手裡,應由諸位與學員共同討論,去決定未來。我寫這備忘錄,只為提醒大家不忘初衷,並重申知識解放的意義。

 

  現實社大內部的條件、台灣社會目前對學位的需求、還有帶領者的學術背景與對知識的熱情,都是大家必須考慮的事。

 

  但至少我知道一件事,外在的政治環境現在是最有利的時機。如果1997年創立社大之初,台灣有這樣的外在環境,今天社大的面貌,或許會因雙軌制,而增添另一番蓬勃的氣象。

 

這大概是宿命吧。

 

  /黃武雄 2016/06/05

「社大學位2016備忘錄」

                    /黃武雄/前台大數學系教授、永和社區大學創校主任

 

   關於社大爭取學位的事,已延宕多年。

 

  自倡議迄今,我寫過至少十幾萬字論述「為什麼要爭取學位?」「為什麼要有雙軌制?」

 

  但一直沒有人,針對我所提出的論點好好做過回應。反對的理由多半是空泛的疑慮。

 

  社大有兩個主軸:

 「知識解放」與「公民社會」。

 

  十多年來社大在催化公民社會的成就,大家有目共睹。

 

  但沒有「知識解放」做為支撐,

 要提升台灣整體的文化,是有局限的。回過來也會限制公民社會的發展,因為公共參與之外,要有深化的知識,這樣孕育出來「公共性」,才能堅實的紮根於文化之中。善是不牢靠的,還要有真與美作為基礎。

 

  所謂知識解放,就是要回歸知識的「根本性」,在知識的基礎上尋求詮釋與意義,深入知識世界,抽取知性,並批判帶有偏見的既有知識。

 

  沒有知識解放作為支撐,人對世界的認識是零碎的、片斷的、甚至是浮面的,因為知識就是人類在不同時空之下經驗與反思的結晶。

 

  對於知識解放,這十多年來無法深耕,便是因為:

1、            社大無法頒授學位,

2、            社大内部有些成員,對知識解放認識不足,甚至有反智的傾向。

 

  成立社大,是為了協助台灣社會打開視野,深耕文化。但十多年來社大的經營者自身,有無打開視野?並不斷打開局面、鍛練自己在知識上的思考?

 

  還是終年為工作而工作,在知識的進程上陷於停滯的狀態?

 

  社大會不會平庸化?

 

  從創設之初,我擔心的就是這件事。

 

  第一代的經營者已經一個個淡出,把棒子交給第二代。我希望諸位會譲路越走越多元,越寬越遠;而非反其道,越走越窄。

 

  社大已是社會公器,看問題要從公共化的角度去看,不能太自以為是,用經營者有限的經驗,去框住社大的不同可能。

 

  雙軌制就是雙軌制,要譲雙軌並行發展,相輔相成。不用擔心雙軌會變成單軌。

 

  對待公共事務,看問題要正面。負面思考從來不是我們該有的選項。

 

  一旦有學位,如何不讓社大失去自主權?一開始我們就可以向教育部明白提出什麼該管,什麼不該管,並據理力爭。當然我們相應的論述也要有説服力。早期我寫過這類論述,只是有些已不符今日實際。

 

 記得社大倡議之初,我便指望有一天會出現像New School 一樣的社大,成為亞洲左派知識的重鎮?

 

  無法頒授學位,與資源不足,是當年的阻礙。

 

  但到後來,尤其到今天,阻礙卻在社大内部部份成員的眼界與心中。

 

  社大是「社會學習」的部門,不是單純的、目標導向的社運。多元是核心價值。我們要時時警惕自己,不要因我們自己的限制,而限制學員的多元發展。

 

  我們要時時刻刻告訴自已,學員的才能知識,超越我們自己,正是社大樂見的目標。

 

  我越老,講話越直白,祈諒解。

 

  無論如何,我要深深感謝大家近二十年來堅持不懈的努力,台灣社會因為諸位的努力而有顯著的進步。

 

  最後幾句話。社大已經交在諸位的手裡,應由諸位與學員共同討論,去決定未來。我寫這備忘錄,只為提醒大家不忘初衷,並重申知識解放的意義。

 

  現實社大內部的條件、台灣社會目前對學位的需求、還有帶領者的學術背景與對知識的熱情,都是大家必須考慮的事。

 

  但至少我知道一件事,外在的政治環境現在是最有利的時機。如果1997年創立社大之初,台灣有這樣的外在環境,今天社大的面貌,或許會因雙軌制,而增添另一番蓬勃的氣象。

 

這大概是宿命吧。

 

  /黃武雄 2016/06/05

公私協力共創雙贏-讓社大做為城市發展城市競爭最堅實的後盾

公私協力共創雙贏-讓社大做為城市發展城市競爭最堅實的後盾

蔡素貞/松山社大校長、臺北市社區大學聯合會理事長/2014

    年底九合一選舉是臺灣有史以來最大規模選舉,選舉結果不論是藍營的重挫綠營的勝利或中間路線的成功,都歸結一句話,那就是別讓人民不開心,這次臺灣人民給所有政黨上了一課震撼教育。民主就是要時時傾聽民意,否則背離民意,「人民將會隨時會收回權力。」而這股力量就是,可以給你機會,但也隨時可以收回這個機會。人民可以高舉國民黨,重摔民進黨,同樣也可以拉下國民黨,再給民進黨一次機會。從大埔事件、反國光石化、士林王家事件、反核、反媒體壟斷、洪仲丘事件,以至於兩岸服貿協議,加上食安問題的連環爆,12年國教問題連連,都重挫人民對執政黨的信任。人民決定給完全執政的國民黨一個完全震撼的教訓,而民進黨則在這場選戰收割了果實。國民黨必須思考,為什麼傳統的藍軍支持者連冬陽好天氣,也沒有心情去投票,不投民進黨的,也不想投給國民黨,因國民黨傷了選民的心。但大勝的民進黨也要警惕 「人民隨時會收回權力!」

    這波選舉最讓人跌破眼鏡的是柯P的大勝入主臺北市府,他相信「民主就是人民作主」,也相信「開放政府、全民參與、公開透明的政治理念」。在當下各種嚴峻挑戰下,臺灣及臺北市能不能成功面對永續未來,社大等民間力量的醞釀與行動力是關鍵之一,但我們也深深了解,若能公私協力共同面對,集思廣益群策群力,才能更見成效。優先進行政府與民間的「關係再造」,講求「公部門與私部門的新平衡關係」,建構「夥伴政府」雙向關係網絡,才能增進集體福祉,也才能讓民間力量成為城市治理、國家面對未來最堅實的力量。

    1999英國工黨贏得大選後,梅傑政府就公佈 「現代化政府白皮書」的政治改革運動,講求公部門與私部門的新平衡關係,強調夥伴政府,希望能借重民間力量,轉化政府職能。到了布萊爾內閣就提出 「公民導向」施政理念,以傾聽人民心聲做為政府部門施政參據。這股行政變革,所謂小政府大社會趨勢,讓各國政府在治國上莫不尋求民間組織合作,做到資源連結,責任共承、利益共享。而這中間的磨合與互動介面,是需要培養,執政之主管機關更應主動展現包容廣納的政治氣度,才能整合民間資源與力量。政府與民間需關係再造,讓彼此認知公私協力不僅止於減輕政府負擔,而是在引進民間的活力與創新。

    社大運動已十六年,16年來我們看到全臺各地社區大學,在環境保護、環境教育、文化重建、社區營造、審議民主、城鄉議題、客家文化、公民媒體、公民經濟等推廣方面也都拿出漂亮成績單,另外也適時的扮演著地方政府與民間的理性對話平台角色,社區大學除了外界所認為的成人終身學習的機構外,實質默默的在各地為建立臺灣及城市可傲視全球的軟實力,尤其是公民社會的建構上。我們反思社大的委辦經營模式,政府將不易執行的業務轉移給民間辦理,希望能借重民間活力、專業力量與豐沛社會資源,協助推動終身教育,但我們觀察這些年來主管機關常將力量放在監督與考核,彼此互信關係不足,更談不上真正夥伴關係城市共治角色。社大與地方政府如何做到資源連結,責任共承、利益共享的協力機制是我們所樂見的,也才能更進一步開創公私雙贏的新境界。

    臺北市面對六都的挑戰,不僅是原來獨大的行政位階與資源將面臨更多的競爭, 臺北市的城市視野與格局也應全面提升,大刀闊斧地建立一套恢宏前瞻的嶄新制度,以邁向學習型城市、推動終身學習為核心,鼓舞市民成為終身學習者,俾以持續提升個人實現與城市發展的理想。在全球化的潮流下,個人學歷與學力的同時提升,應該是因應知識經濟時代,最為關鍵的著力之處,臺北市主政者責無旁貸,必須提供所有成人良好的終身學習環境,以及合理的配套制度。

    基於此,在今年選前7月2日臺北市社區大學永續發展聯合會做為臺北市社大的終身學習永續發展促進團體,我們邀請臺北市12所社區大學夥伴與兩位市長候選人連勝文先生與柯文哲先生座談,希望集思廣益、凝聚共識,具體要求未來臺北市長應承諾推動終身學習城市,提高城市的社會投資與學習幸福指標,以明確表態支持社區大學、終身教育和公民社會的策略與前瞻性作為。

    處在公部門與民間社會中間的社大NGO組織,扮演著改變與穩定力量。社大必須隨時掌緊社會脈動,洞見醞釀中、發展中的公共議題!而社大也在此承諾透過終身學習的軟改造,做為臺北市邁向未來的實力,做為城市發展城市競爭最堅實的後盾。

 

 

 

推動終身學習城市—我們對五都候選人的期許

    推動終身學習城市—我們對五都候選人的期許

                                              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2000

 

五都選舉不只關係到國家政治版圖的重構,當選的五都行政首長,是否具備進步理念,了解新興都市的內涵,更關係到其能否帶領台灣朝建構一個具備前瞻視野的國家邁進。在這樣的新視野下,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做為全國最大的終身學習促進團體,我們透過邀請加盟的全國社區大學校長、主任、主秘進行座談,集思廣益、凝聚共識,具體要求未來新市長應承諾推動終身學習城市,提高城市的社會投資與學習幸福指標,以明確表態支持終身教育和公民社會的策略與前瞻性作為。

 

一、制訂終身學習城市推動策略

1992年,OECD倡導終身學習城市,歐美國家紛紛響應,作為引導個人發展,增進積極公民身份,促進社會統合,提高就業力的終身學習政策。2002年,韓國從上而下,積極推動終身學習城市,以社會投資國家,實現地方自治和促進教育政策改革的理念,滾動式地推動各種策略,以因應新社會危機。2010年我國教育部在第八次全國教育會議上,宣稱將推動終身學習城市,以回應終身學習的國際發展趨勢。

 

    台灣倡議終身學習城市雖然晚於國際終身教育思潮,但其累積的社會教育實力,民間的實踐活力,由下而上的推動力,絲毫不弱於以推動終身學習城市的國家。目前台灣聚足多年民間社會自主發展終身學習的動能,唯欠缺的政策的支持與合作關係、公私合力的信任機制和整體的終身學習城市支援組織,以及作為預算支援與諮詢協助的營運管理。

 

盱衡近十年來台灣社會成人高等教育的倡議,重建公民社會,打開公共領域,培養現代公民意識的積極公民行動,因應全球暖化災難社會的形成,提出重回土地,守護台灣,建構「綠色生活圈」的創新目標,或活力老化的願景管理,社區經濟發展,多元文化與台灣文化創新,生產在地知識與在地文化的幸福城市的實踐,台灣社會已做了相當的準備,因此,我們要求新世紀的五都市長,起而行動,承諾學習城市的政策,以「公私合力」的精神打造學習城市的未來。

 

二、建立社區大學永續發展制度 

五都的定位不應僅是行政位階、地方資源的升格,應是城市視野的全面提升,以邁向學習型城市、推動終身學習為核心,鼓勵市民成為積極參與社會的公民,俾以持續提升個人實現與城市發展的理想。從1998年迄2010年,全國社區大學含原住民部落社大已從一所增至百所,每學期至社大修課人數近13萬人,開設近1萬5千門的課程。社大的課程深入城市與鄉里,推動成人高等教育成就斐然,即便相較體制內大學也不遑多讓。但支撐社大發展的國家法令層次除2002年的終身學習法外,其他多屬行政命令,不足以充分支持社大此一新興的成人學習機制,致使民間捲動學習動能侷限於傳統的社會教育概念框架。

 

在少子女化及高齡化社會的趨勢下,為了社大的永續經營及前瞻性的發展,我們認為,五都升格對終身教育的擘畫應有宏觀格局,新任市長應儘速於任內制訂「OO市社區大學自治條例」,邀請市府代表、社區大學領域學者專家、社區大學代表及民間非營利組織代表,共同籌組「OO市社區大學發展委員會」,共同訂定針對委辦、預算及評鑑方式等符合社區大學理念及永續精神的法源。

社大的辦理應落實地方自治精神,從委辦方式、預算、評鑑三面向有所創新:

 

l           制訂長期經營的委辦辦法,市府有責任提供妥適的學校空間。

五都升格後,為讓社大發展更符合成人及高齡的學習需求,現有利用國高中校舍經營模式宜有所調整,應制訂鼓勵國、高中提供校舍的配套措施,五都應逐年就公共空間的規劃或併班併校後釋出的校舍,提供社大實體空間發展使用,並編列一定經費做為校舍管理費用。委辦社區大學方式,委辦簽約至少三年,辦理績效優良者可連續委辦,讓承辦單位因確定性而有長期經營的規劃,願投入更多資源經營社大。

l   於新任市長任內地方政府應寬列終身教育經費,提供市民參與終身學習的學習機會。社大獎補助經費也應佔社教經費教育經費一定比例,以確保辦學品質。

l   以鼓勵辦學創新的思維辦理評鑑:
對社大的評鑑方式,應符合地方主管機關與社大既是監督也是合作的伙伴關係之委辦精神,從管理層面躍升到輔導陪伴精神。評鑑的觀點也應從控制角度轉換為鼓勵提升與精進辦學品質的積極作為,才能提供民間展現活力與創意的空間。因此,評鑑委員除政府官員、學者之外,更應廣納民間NGOs、NPOs之專家及社大實務工作者,讓評鑑能真正抓住社大理念與社大精神。

 

三、建構成人高等教育創新體系

終身學習體系為滿足所有成人學習者之需求,應朝「進修體系」及「學位體系」雙軌制發展。「進修體系」旨在強化民眾生活內涵,提升休閒生活品質,舉凡經過立案或政府認可之終身學習機構,所開設的課程皆可列為進修課程,並依據學員參與進修課程之時數,核予學習時數證明,並訂定相關鼓勵配套措施。

另外,有鑑於台灣長期升學主義及特殊的社會發展背景,導致套裝知識被深鎖在學院高牆及唯生運用層次,人民參與公共事務的空間與能力也嚴重受限;加上全球化、資訊化的時代環境劇變,「學位體系」即旨在建構一積極性的結構性支持力量,透過終身學習這「第二張文憑」,加速全民體認終身學習的必要性,並誘發更多人投入終身學習的行列。五都直轄市長候選人應承諾,當選後廣邀成教界、社區大學領域學者專家、社區大學實務界代表,針對成人高等教育及社區大學相關實務運作(包括學習成就認證、終身學習學位文憑……等),進行實務與地方自治法制運作之研議與執行。

五都涵蓋台灣過半人口,終身學習城市的願景,應該就在五都升格之後,成為帶動台灣向上躍昇的重要動力。由於直轄市擁有的教育資源、管轄範圍以及自治地位,遠遠超越了原本的縣市層級,尤其在新北市、台中市、台南市乃至高雄市,都會呈現一個嶄新的局面,更有必要突破過去台北市及高雄市對於終身學習所設定的框架,營造出具有大氣魄、大格局的終身學習政策。

 

在全球化的潮流下,個人學歷與學力的同時提升,應該是因應知識經濟時代,最為關鍵的著力之處,五都主政者責無旁貸,必須提供所有成人良好的終身學習環境,以及合理的配套制度。目前的當務之急,是整合現有的成人學習體系,讓成人學習有依序進階的管道。如此一來,多數成人能夠立即感受到五都升格的實質益處,並真正落實成人的高等教育受教權,主政者何樂不為?!

 

 

 

 

 

第 13 頁,共 13 頁

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