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位置:社大首頁........更多社大發展文章按此台灣社大 世界獨特

........更多社大發展文章按此

台灣社大 世界獨特

台灣社大  世界獨特

          詹志禹/政治大學教育學院院長/2009

 

台灣的社區大學:世界獨特

台灣的社區大學,在國際上是一種很獨特的學校。美國的社區學院單純提供當地居民就學機會,歐洲的社區學習機構,主要在發展終身學習機會,只有台灣的社區大學充滿理想主義的色彩,標榜解放知識、建立公民社會,卻仍然能蓬勃發展。

社區大學在台灣的發展已經滿十歲。十餘年前,「社區大學」在台灣是個陌生的名詞。一九九八年,全國第一所社區大學在臺北的文山區誕生。十餘年來,近百所社大遍佈全台,百花齊放,各異其趣,全國第一個以社大為主要研究對象的「政大社區學習研究發展中心」也將在文山區誕生。

當初社區大學的出現,充滿著理想主義的色彩,它希望解放學院派的套裝知識,讓知識變得更可親可近,讓全民都有學習成長、解放心靈自由的機會。它希望課程類型 包含學術、社團及生活藝能,希望學習者具有反思、價值重建及社會參與的機會。但在社大蓬勃發展之後,多元化帶來異質發展,這些異質的經驗,很需要學術界的 參與,加以研究、整理和反思,才能在未來的發展歷程當中,繼續為建構公民社會而努力。

一輩子拿五個終身學習文憑?

隨著少子化的壓力循各級教育階段向上延伸,未來的高等教育很快就要面臨強烈的招生壓力,若要避免整併或退場,各個大學勢必要開拓新的學生來源,而開拓方向只有兩個:向外吸引國際學生,或向上吸引成人學生。若要向上吸引成人學生,那麼,一般大學還有很多地方要向社大學習。

隨著社會變遷與知識更新的速度加快發展,未來的個人可能一輩子要換四、五種以上的職業生涯,若要避免被淘汰,個人必須掌握彈性的學習力,並擁有終身學習的精神。想像未來,一個人一輩子拿五個終身學習文憑,應該不奇怪

「理」失求諸「野」?

學 校系統與政府機構也必須更具宏觀與視野,建立更完善的終身學習體制,提供更豐富的社區學習機會,並讓「正規」與「非正規」教育之間的分野更趨模糊。事實上 過去十餘年來,許多社區大學的課程與教學經驗,就有許多地方值得「正規教育」學習,例如社大有許多課程內容與在地或全國公民議題密切結合,教學過程讓學生 有機會探索、體驗、並在真實的情境中參與公民行動,這種特殊的教學設計與學習經驗,展現一種自發的生命力,並實踐了真正的教育理念;對照各級「正規教育」 體制,多少學校全心全力追求升學、犧牲公民生活教育?多少課程大量仰賴講述教學、犧牲實驗操作?多少大學只重專業知識、犧牲社會行動?有些社大工作者喜歡 說自己具有「野性」(純樸、活力、不受拘束),我們卻發現「理」失求諸「野」。    (詹志禹 98.04.21)

台灣社大  世界獨特

          詹志禹/政治大學教育學院院長/2009

 

台灣的社區大學:世界獨特

台灣的社區大學,在國際上是一種很獨特的學校。美國的社區學院單純提供當地居民就學機會,歐洲的社區學習機構,主要在發展終身學習機會,只有台灣的社區大學充滿理想主義的色彩,標榜解放知識、建立公民社會,卻仍然能蓬勃發展。

社區大學在台灣的發展已經滿十歲。十餘年前,「社區大學」在台灣是個陌生的名詞。一九九八年,全國第一所社區大學在臺北的文山區誕生。十餘年來,近百所社大遍佈全台,百花齊放,各異其趣,全國第一個以社大為主要研究對象的「政大社區學習研究發展中心」也將在文山區誕生。

當初社區大學的出現,充滿著理想主義的色彩,它希望解放學院派的套裝知識,讓知識變得更可親可近,讓全民都有學習成長、解放心靈自由的機會。它希望課程類型 包含學術、社團及生活藝能,希望學習者具有反思、價值重建及社會參與的機會。但在社大蓬勃發展之後,多元化帶來異質發展,這些異質的經驗,很需要學術界的 參與,加以研究、整理和反思,才能在未來的發展歷程當中,繼續為建構公民社會而努力。

一輩子拿五個終身學習文憑?

隨著少子化的壓力循各級教育階段向上延伸,未來的高等教育很快就要面臨強烈的招生壓力,若要避免整併或退場,各個大學勢必要開拓新的學生來源,而開拓方向只有兩個:向外吸引國際學生,或向上吸引成人學生。若要向上吸引成人學生,那麼,一般大學還有很多地方要向社大學習。

隨著社會變遷與知識更新的速度加快發展,未來的個人可能一輩子要換四、五種以上的職業生涯,若要避免被淘汰,個人必須掌握彈性的學習力,並擁有終身學習的精神。想像未來,一個人一輩子拿五個終身學習文憑,應該不奇怪

「理」失求諸「野」?

學 校系統與政府機構也必須更具宏觀與視野,建立更完善的終身學習體制,提供更豐富的社區學習機會,並讓「正規」與「非正規」教育之間的分野更趨模糊。事實上 過去十餘年來,許多社區大學的課程與教學經驗,就有許多地方值得「正規教育」學習,例如社大有許多課程內容與在地或全國公民議題密切結合,教學過程讓學生 有機會探索、體驗、並在真實的情境中參與公民行動,這種特殊的教學設計與學習經驗,展現一種自發的生命力,並實踐了真正的教育理念;對照各級「正規教育」 體制,多少學校全心全力追求升學、犧牲公民生活教育?多少課程大量仰賴講述教學、犧牲實驗操作?多少大學只重專業知識、犧牲社會行動?有些社大工作者喜歡 說自己具有「野性」(純樸、活力、不受拘束),我們卻發現「理」失求諸「野」。    (詹志禹 98.04.21

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