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位置:社大首頁........更多社大發展文章按此從全國的區域合作到社大共學的形塑

........更多社大發展文章按此

從全國的區域合作到社大共學的形塑

區域社大合作與連結—從全國的區域合作到社大共學的形塑
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副理事長、松山社區大學校長 / 蔡素貞

壹、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在區域合作上的角色

全促會迄今已成立十年,其創設宗旨,是為了要協調全國各地的社區大學,彙整、累積不同社區大學的辦學經驗,共同化解所遭逢的各項困難,並對未來社區大學的發展進行長遠的規劃,如代表各校研議立法策略、草擬說帖,協助社大早日完成法制化的定位。

 

邁入第二個十年,全促會的角色與定位需更加清晰,他應協力社大提升品質、改善社大整體生存環境、整合議題深化社大公共參與、長期投入社會重建工作,他應扮演區域整合角色及社大的陪伴與協力角色。以區域議題區域會議為平台,是社大運動進入第十年的新嘗試,這同時也意味著,在社大運動第二個十年的開端,各社大勢必難以僅著眼於個別校務的發展,而必須更加積極投入跨校結盟的合作。

為展現社大在各地的社會力,及社大的成果,同時能有效凝聚社大未來發展方向與共識,全促會這兩年全力推動區域會談,透過北區(北北基)、桃竹苗、中區(中彰投)、南區(高高屏)定期會議,串連區域議題。


貳、區域社大合作連結的具體範例

一、桃竹苗社大聯盟:
桃竹苗區域有全國第二第三所成立的新竹青草湖社大與苗栗社大,也有才成立不久的桃園、八德、婦女社大。早在幾年前桃竹苗就積極推動社大聯誼,新陽平社大唐春榮主任被公推為區域聯盟的召集人,平日除議題的串連推動,也藉由定期的聯誼會議,交換經驗突破經營困境,並不定期舉辦行政人員研習。今年十五所社大將聯誼會議訂為每兩個月一次,由社大輪流擔任召集。

唐春榮主任及區域社大也共同擬出區域可合作項目:
· 各社大特色課程觀摩安排(每二月一次)
· 定期會議修正調整發展策略(每二月一次)
· 桃竹苗地區社大師資培訓(每年七月)

· 各社大行政人員培力研習(每年七月)

· 桃竹苗地區社大戶外采風聯誼

· 建置各區教育資料庫,即時連結在地資源

· 核心特色發展:客家文化、數位學習

· 志工經營、弱勢關懷的分享與運用

· 強化各社大與在地社區的結合性
· 各社大數位培力中心建置推廣


二、南臺灣社大農村議題串連--從農村願景會議到城鄉交流:


南部區域社大所共同關注的是「人與土地的倫理」及「城鄉交流」兩大項,共同目標則是「志工社會,守護家園」,除了社大彼此結盟之外,也引入社大外部的NGO,甚至國際組織,甚至將視野拉高至全球行動。該區域除了辦理區域城鄉社大交流與合作機制,已長期發展出譬如:區域性讀書會、農村願景會議等,希望也從他人的角度來看城市與鄉村的關係。當南部區域社大的互動凝聚到了一定程度,則期待透過設置城鄉專員的方式,邀請都市的社大,也加入這個對話與結盟的行列。


南臺灣區域連結要從2001年旗美社大成立時就以「農村型社大自我定位」談起。旗美社大長期來不僅建立農村關懷網絡,也搭起農村議題交流平台。為了讓各地的在地經驗能建立更有機的連結平台,透過彼此分享與聚焦討論,讓東西南北匯聚的經驗,慢慢孕育出改善農村困境的力量。因此從2004年起以旗美社大為中心串連南臺灣社大舉行「農村願景會議」迄今已辦理六屆,並將會議空間延展到宜蘭,讓宜蘭與外縣市的農村社區營造經驗進行分享交流。


2004年同年旗美社大也成立「城鄉交流委員會」,希望能透過社區大學的交流平台,重建平等互惠的城鄉關係,在城鄉兩端同時架起平台來推動與促成,並透過組織串連來回應農村的需求,讓農村所面臨的問題不再由農村單獨面對,能將城市視為一股有助於解決農村問題的力量,也讓城市看見農村的價值。而這項交流活動也在社大間蔓延,如高雄市第一社區大學就與旗美社大合作開設農村課程及農村生活營等。另外旗美社大「農民市集」的推動,創造了生產者和消費者的接觸平台,也促成許多高度互信基礎的「生產消費網絡」。

北臺灣的北投社大也在這 一兩 年投入「農民市集」的推動,南北呼應串連,希望能藉社大的串連與推動讓農民市集成為臺灣地區常態性的活動。

試想若能透過全國八十幾所社區大學平台,建構城市社大與農村社大在農村議題上的教育連結網絡,將農村教育往城市推展,深信必能為臺灣社會開出另一嶄新視野與風貌。尤其在八八風災後社大更應集結力量協助農民站起來,透過農民市集或組織媒合消費力量,協助農產銷售及減少市場的剝削。

三、臺北縣社大每個月的主秘交流會議:

臺北縣社大初創是黃武雄老師向前臺北縣蘇貞昌縣長提出同時開辦五所社大的構想(永和、板橋、汐止、蘆荻、新莊)。希望藉五所同時辦理讓師資可以相互流通、籌辦工作可以一體成形,更重要的,就社會效應來說,大規模發動才足以引發社會注目,達到理念宣傳的成效。也因當時創立的環境氛圍,讓臺北縣社大一直以來對社大理念的堅持,彼此互動機制較其他縣市要來的強些。

目前臺北縣11所社區大學三、四年來固定舉辦主秘會議,剛開始是由社大輪流辦理,探索社大共同議題,主管單位教育處有時也會派人參與,讓台北縣社大的辦學一直能維持較大的共識。但主秘會議後來轉由教育處召開,雖會議上教育處與社大就議題討論尚能平等對話,但多少流於行政技術面的操作與討論,若能再回歸深度匯談對社大發展應有較大幫助。

四、臺北縣市社大河川議題聯盟:

當台灣多數流域歷經多重污染與破壞,逐漸失去其生命力時,社大人對河川的關懷與行動也同時啟動,北部17所社大在2004年成立淡水河守護聯盟,共同誓約就近守護淡水河系的每一條溪流,即 林淑英 老師的「一所社大守護一條河流」。這些社大攜手編集河川教育課程,嘗試透過組織河川社團、水質監測等來觀察河川生態,以實踐與行動愛護地方環境。

有計畫的培訓志工,並結合河川廊道的親水體驗與文化歷史解說,加速推動巡守河川志工的培育,並喚醒當地居民對河川的認知及感情。如板橋社大大漢溪守護;文山社大發展景美溪巡守、鴨鴨放流活動;北投社大貴子坑溪的守護;南港社大的大坑溪社造互助守護團;萬華社大的燕鴨放流;大同社大關注迪化汙水廠議題;松山社大的基隆河錫口巡守隊;信義社大的臺北樹蛙生態環境運動;中山社大的魅力河川守護隊;士林社大的雙溪濕地認養;內湖社大的河域PPGIS建構等。期間全國社大與民間河川守護團體連續四年合作舉辦四次「全國河川NGOs會議」,今年更發起「百年走百川編臺灣水網」運動,希望串連全國社大滾動出親近河川的動力,透過河川教育讓人民具有了解河川的知能,凝聚確保水資源的政策主張。尤其是八八風災後,「國在山河破」之景象,更需全體社大投入後續的國土復育與監測工作。

五、臺中縣市的社大交流:

臺中縣市的社區大學有幾項特色,其一是該區域由正規大學城辦社大的比例很高,其二是區域合作方面,自九十二年起,就自辦臺中縣市區域研討會,並在每期開學前後由區域內九所社大互相召集座談會,做為一個互相交流訊息的機制。正由於有此常設的溝通機制,因而產生了共同師資培訓的共識。目前大部分中縣市的社大師資,幾乎都已完成師資培訓課程,社區大學的使命與公民素養,為該區域社大教師設計授課內容的基本共識。

六、課程學群的跨校合作

社大課程的品質提升相當重要,課程發展與教案研究可在校內進行,更可透過跨校合作,提升整體品質。社大可在內部做課程行動研究,發展各類學群形式。也可由各校教師群定調課程方向,並由學校支援協調出共同的目標後,逐步就各課程學群進行跨校合作與交流分享。此種方式可集合各校的行政資源、教學資源,讓課程可以大幅提高其內容的知識性和公共性的深度,讓教師交流除社區大學自己所主導的交流機會,在課程學群發展成熟後,還能據此延展出跨領域跨校合作。


七、從地方學到臺灣學的另一種社大連結可能:

社大從知識解放出發,但下一個十年社大應以建構屬於社大在地主體知識體系為主題。社大重經驗知識,但知識論和方法論的建構則必須正視,社大如何讓在地知識透過知識論和方法論的詮釋與語言轉化,進行教材教案的生產,進而描繪社大的知識地圖,這對社大來說是重要的。過去社大在地方學的耕耘,某些產出是很有價值的,獨具草根與生活經驗,更貼近常民經驗知識。如何有效連結地方文史工作室、學界、民間團體、公部門,形塑一整體樣貌,透過對話和積累,發展一種常民的世界觀,並據以進行學習與教學活動的規劃與執行,將此知識基底的行動,反餽於社區與學員。

有關地方文化主體性與區域連結論述, 黃申在 老師已推動多年,他認為社區大學及其區域連結可扮演著整合機制的角色,特別是教育文化機構的整合,他也指出在地知識的建構並不在學術理論的標竿,而是行動的指引與持續改善上,由於知識生產的壟斷性透過地方學的建構將被打破,某種意義既是教改也是社改,更是知識解放。

另外 顧忠華 老師近兩年所推動的臺灣學計畫,也是希望將經驗知識深化,充實對於自我認識的論述,以提升常民知識價值。社大的優勢是就是直接面對一般民眾,社大就是一種位置,因而有機會透過合作與連結發展建構台灣學。

社大可透過地方學區域行動及課程的接力有系統的串連一個臺灣學藍圖,也可在過程中建立社大課程的資料庫,再進入知識的生產。其中千里步道的串連(千里步道臺灣地圖)、百年走百川的河網串連(河川地理資訊系統PPGIS等),都是系統資料庫與行動建構的可行方向,或許深度的臺灣學知識建構及臺灣新學院將能在社大的結合串連下被生產出。

參、社大共學文化的形塑

何青蓉老師在「社大十年有成研討會」上,曾力申社大辦學後面必須有源源不絕的論述和實踐經驗,才足以形成良性循環。其中透過組織共學的機制,讓組織內部的工作團隊、師生乃至各社大之間的協力關係,藉由共學文化的形塑,建立共同願景。

當社大為了回應政府各種限制和需索及回應社會各種問題時,而陷入各種不由自主的忙碌混亂狀態時,或許共學還能讓社大從事長期的組織規劃,建立長期的願景目標。

共學文化可以落實在組織內部成員的共學,以培養成員對團隊長期的承諾;也可以在老師間透過共學來提升經驗交流、協同教學及課程教案研發。也可以落實在社大之間的協力關係。共學文化是社區大學運動中重要的精神,社大有些辦學時間較久,校務成績與經驗積累較成熟,如果能與辦學資歷較資淺的社大對話交流,協助他們縮短摸索過程,讓他們多些能量服務學員服務社群服務社區,透過共學機制強化社大間的合作,進而提升社大整體力量及整體品質,這是資深社大應有的胸襟與度量,而這也是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應著力促合之處。

透過區域共學、校際共學甚至社大與NGO/NPO之共學,更進一步或許能至跨國共學,讓社大的民間知識與民間力量找到最佳合作模式。

肆、八八災後社大參與重建工作的另一全國合作連結平台

八八風災重創臺灣,造成人民、環境與文化的重大災情。災情發生後我們看到來自民間的行動熱情,也看到一波波來自民間的救援行動。但當災區漸漸安頓好後,以後媒體偶爾報報,事件就告一段落,一般性關懷也將退去,能持續長期關懷災區的身影將一日少於一日。接下來漫長的家園重建就得由災民自己與各級政府來處理,後續防災、文化重建、國土復育、家園重建甚至全面的社會重建工作能否持續推動與落實,更需來自民間的參與及監督力量。尤其全球暖化所造成極端氣候,從緬甸的風災、美國卡崔娜颶風到臺灣的八八水災,都造成了大批的難民,我們須知天然災難可能會是臺灣未來的常態,我們隨時都可能成為「氣候難民」。或許今天的天然災害將是檢視臺灣能否邁向優質公民社會的契機,臺灣需有勇氣、智慧與前瞻視野,來面對未來。


九二一大地震社大初啟,八八水災社大運動將邁入第二個十年,此刻社大無法逃避社會重建應有責任,社大面對災後重建的角色將是檢驗社大對於公民社會運動的實踐成果。風災發生後我們看到災區與非災區社大透過各種不同方式投入救災工作,也看到自發性的在做區域串連工作,接續下來的漫長重建路更是社大需全力參與的工作。

旗美社大張正揚主任從災區社大立場提出社大參與重建的四大重點工作:重建區長期陪伴、長期駐點課程研發、重建政策監督、協助災區農民站起來。的確在長期陪伴上,可以社大為中心整合工作團隊、師生及所擁有之組織力量,長期在重建區給予災民心靈的支援與陪伴。

在長期駐點課程研發上,社大尤其是全促會應扮演資源媒合角色,派遣人力進駐重建區,尤其應從區域整合為立基,共同募集人力和經費,非災區社大也可協助募集支持人力及工作經費,配合地方組織重建運作。社大更應將災區作為課程實踐的延伸,規劃各類災區重建、國土復育、文化傳承所需專業知識及心靈重建課程與社團。在重建政策監督上,應發揮民間監督力量,如社區公民平台的建構,透過輿論力量、公民記者雄兵,讓後續重建工作能持續且能積極進展,回應在真正的重建需求上。

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