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位置:社大首頁........更多社大發展文章按此集體創作在各種生活藝能課程中的可能性與方法

........更多社大發展文章按此

集體創作在各種生活藝能課程中的可能性與方法

社區大學生活藝能課程核心價值論壇—

集體創作在各種生活藝能課程中的可能性與方法
與談人松山社大校長蔡素貞

社區大學在台灣已經十年了,社大運動在社會改革、知識解放及公民育成上,綻放著澎湃的生命力,也成為社大的價值所在。但不諱言,十年後的今日,社大亦面臨了生存與理想的兩難,社大設立的理想,不僅在提供社區民眾終身學習的機會,更重要的是喚醒民眾對社會的關懷、對社區的參與,以達到一個公民社會的理想。

而這個理想,也最容易從開課內容看出,但十年下來,最受民眾歡迎的還是生活藝能的學習,社團活動則因地而異,學術性課程的開課率則偏低,許多叫好不叫座的學術性課程反成了理想與現實衝突下的犧牲品。為了生存,有些社大伙伴游離了社大原初理想,選擇接受現實與趨勢,以藝能學習為主體發展,漸漸失去了創立時期培養公民社會的理想。但不論社區大學的選擇是什麼,總要能名實相符,如此才能取得社會與政府的持續支持,否則當量的提升越來越快,而質卻不見提升時,社大發展遲早會遭受社會質疑,失去支持。

加上社大的學習活動基本上就是一個興趣本位與自主學習的參與結果,不帶有強制性,學員亦無義務參與他們認為不需要或沒興趣的課程或活動,公民意識的養成與社區、社會的參與,不見得是他們有興趣的。如果社大要肩負培育現代公民的積極責任,那麼社大就需花費更大的力量去規劃去實驗系列能結合興趣與責任,能引動學員參與的課程。生活課程公共化即是一值得推動的社大課程創新運動。

審視過去社大的知識解放大都聚焦在學術性課程及公共性社團上,生活藝能課程反倒在外界商品化的質疑下顯得無助,很少能結合社團或公共議題,培養公民全新的價值觀與生活態度。 黃武雄 老師原初對社大生活藝能的規劃精神在「藉生活藝能課程充實生活內容,重建私領域的價值觀」,但觀諸生活藝能的開設,充實生活內容是做到了,重建私領域的價值觀,則仍有一段距離。社大如何透過內蘊反省,讓與民眾接觸最廣的生活藝能課程也能具公共化及批判意識。如何讓社大的課程與教學能有一深刻的交流平台和機制,來進行反省和經驗的激盪,是社大發展刻不容緩的課題。透過課程教學實踐上的自我反思,扣住社會的脈動。

課大課程之精神,原就強調知識解放,要打破原有學院派的知識教育,集體創作,正是打破知識權威的另一種課程形式,他的目的正如耿一偉老師所言,「它不是結果取向,而是過程取向,他是一種溝通學習,一種自我超越與突破,學員在過程中學習與他人合作,傾聽他人的聲音,進而創作出許多出人意表的作品。」。而溝通學習、與他人合作、傾聽,不正是公共參與的重要內涵,此外戲劇的集體創作也可以是一種公共議題探討也可以帶入社會批判。林詩齡老師也提到「透過一個可以說服學員的目標,讓學員能集體聚焦,進而願意合作出一件不屬於自己的作品,這過程的附加價值是超越成品的,也正是社大所追求的」。拼布也可以透過集體創作帶入公益關懷、帶入公共議題、兩性議題等。所有的社會參與公共參與,不都是另一種形勢的集體創作嗎?

集體創作對指導老師來說是更具挑戰性也需要更多的付出,但它更是社大公民養成,一種極佳的過程與方法,除教師外,社大行政單位更應給予課程背後最大的支持力量,不論在資源、人力、推廣上的挹注,在在都需社大的全力投入。或許我們能在此找到社大公共參與的另一條道路,找到社大獨一無二的「知識論述」,點燃社大不滅的曙光。

 

頁首